[長末/君に捧げる言葉] かわいいですよ


  [warning]百合

   @柏子寻 尋妹生日快樂>///<

       



 我是在寒假打工之時遇到了松本潤子,她那黑色長直髮在展覽設置的燈光下像是傾瀉著星光的銀河一般。在以花為主題的區域,潤子姣好的身材在厚重的黑色大衣間微微顯露著。她雙腿又長又直,踩著厚底高跟鞋,於人群中更顯注目。背景那些鮮豔的顏色似乎就是生來為了襯托潤子的美麗一般,當她拿起單眼拍牆面上的作品時,反而讓她成了全場吸睛的焦點。


  當然也包括我的,本來只是在角落監視群眾們有沒有去觸碰大型掛幅,卻因為潤子的出現,再也沒有其他東西可以映入眼中。我猜想自己的表情肯定是無比呆愣,外加有點失禮,不然潤子怎麼會注意到我呢?


  是的,當我在偷瞧眼前這美麗的女子時,她只是轉個頭,我們的視線就對上了。潤子上下審視了我一番,隨後有些慌張地闔起相機的鏡頭蓋,筆直向我走來。

  我能聽見我的心臟猛地狂奔起來,感覺依這速度能在幾天之內橫越整個撒哈拉沙漠。我僵直身軀,無法做出任何反應。直到她靠近到我的範圍內,淡甜的香味像是把我整個人包裹在無形的圓圈內。潤子高了我有二十公分,我不得不稍微抬頭才能直視她。

  近看也是如此地完美無瑕,她的睫毛濃濃密密地的不可思議,微微顫抖宛如蝶翼輕分,隱藏在從中的瞳眸如黑曜石一般透著光彩。我微張著嘴巴,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請問這裡不能拍照是嗎?」潤子帶點歉意地問道,她黑紅相間的指甲扯著紫色的相機背帶,「非常對不起,我沒注意到告示牌。」

  我連忙搖頭,「不是的,除了特定房間外,其他展區都是可以讓各位自行拍照的。」


  潤子像是鬆了口氣,「那就好,因為工作人員小姐妳一直看我這邊,我還以為我冒犯了什麼。」她瞇起雙眼微笑,語氣有些高昂起來,塗滿唇蜜而亮晶晶的嘴唇讓弧度看來更加迷人,「我一直很喜歡這個攝影師,沒想到能有機會親眼看見她的作品,從昨天開始就很興奮呢。」

  說完後潤子頓了下,隨後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啊,希望我沒嚇到妳。我一碰到有興趣的話題就會關不上話匣子。」她把手掌曲成嘴巴的樣子張了張,俏皮地吐吐舌。


  未免也太可愛了些,我害羞地縮起脖子。一切進展地有點太快,到最後只能支吾地表示沒關係,潤子似乎也沒怎麼在意我的結結巴巴跟燒得通紅的臉頰,指了指整個展場正中央。我最中意的是這個作品,她感嘆地道。

  順著潤子的指尖看過去,那是本次展覽唯一裝置藝術。五彩斑斕的布條綁成一朵朵巨大的花,白紗從屋頂垂下,一一包裹住它們,就像是婚禮時使用的捧花一般。偉大的女攝影師並沒有給這作品命名,卻有不少粉絲私下討論靈感會不會是來自她那剛結完婚的女兒,完成日也與步入禮堂的時間相近。

  當然,官方從來沒有一個正確的說詞,這也許就是藝術家多多少少會有的任性之處吧。


  「不覺得看了就很幸福嗎?」潤子問,她沒有看向我,側著臉露出了白色的水晶耳環。「感覺就像下個要穿上白紗的會是自己一樣。」

  「嗯,不過還是很快就會被沒有戀人的事實給打碎呢。」我無奈微笑,另一方面覺得這樣的攀談時間只能用幸福來形容。明明是初次見面,但是整個心思好像都被潤子牽走了一樣,是我太草率還是對方太迷人呢?


  「可是工作人員小姐長得很可愛呢,肯定之後會找到的。」潤子舉起相機,「剛剛見到妳就很想幫妳拍張照片,背景就是那個花束。」因為女孩子跟花最相配了嘛,她補充。

  現在想想好像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誇讚,不禁有些手足無措起來,理智被喜悅轟炸地所剩無幾,拽著自己的粉紅色裙子,彷彿花費了全身的力氣說了這麼一句:「我覺得您也很可愛。」

  潤子眨眨眼,下一秒摀起嘴大笑。「謝謝誇獎,那我們就來張可愛的合照吧。」她請人幫忙操作相機,逕自地將我拉到黃色的花朵前面,搭上我的肩。


  我不知道我那時有沒有認真地擺著姿勢,但後來當我跟潤子熟識之後,我便把那張合照洗了出來夾進自己的皮夾裡面,珍重地保存著。







當初說好的潤智百合!女孩子真好!只是個開端!

幫尋妹許個生日願望就是希望她身體健康。


评论(2)
热度(12)

© 成為鯨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