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末]マツモトカイギ

   

   –請收下這一發小甜餅

          給我的女孩兒(

  

  


    “The first time.”

    

    

  紅遍日本半邊天的當代偶像團體成員之一的松本此刻正在自我反省,他把自己關在隔間廁所內,黑色的帆布鞋在潔白的瓷磚上看來顯眼。濃烈的香味在男人鼻尖打轉,來源應該是放在角落的紫色蛋形物——也許他下次該建議清潔工換個淡一點,至少不會讓他在這個時候分心。  

    

  松本嘆了聲氣,有些煩躁地把馬桶蓋扳下當成座椅,細長的手指還戴著過大的戒指,五個尖端相貼後放在唇前,要不是場合是在公共廁所,這副模樣是再帥氣不過。然而除了背景大打折扣外,連這人內心所想的事情說出來也將會拉低整體分數。  

    

  暗自在此處反省是松本工作後的慣例,是誰都不知道,只屬於他一個人的秘密。持續了段時間後,他甚至練就出一身能抓住剛清掃完的時間進門的功夫,以便能在舒爽的環境下理清整天所發生的事情。  

    

  然而今天有點不同,照理說松本總能在時間內(最少五分鐘,至多十分鐘)得出結果,此刻卻有點拖延。明明已經過了二十分鐘,他還是沒有得出什麼令人滿意的答案。或許該說,這個問題松本根本無從著手。  

    

  要是把腦子比作一間教室,那講台上的老師肯定用白色的粉筆在黑板上寫下這行文字——本日的待處理事項:關於大野智那超乎尋常的告白的背後動機。而無數個穿著立領制服的迷你松本會開始在底下竊竊私語討論,卻沒有一個人敢舉手發表意見。  

    

  如果說團內的櫻井不再談關於美食的話題世界就會天崩地裂,在松本身上造樣造句估計就是對任何事情沒有自己看法,然而現況便是如此。會對導演的演技指示提出異議的松本,卻沒敢去斗膽猜測大野究竟作何居心。  

    

  所有一切都要回到剛剛,休息室內一如往常,二宮和相葉連著機台在對戰,櫻井在看報紙,松本自己則是左右翻閱著時尚雜誌。當他看上一頂還不錯的貝雷帽的時候,突然有塊陰影遮住了光亮,抬頭查看發現是大野湊了過來。由於背著光,所以對方的表情不太清楚,再加上什麼話都沒說,實在讓人摸不著頭緒。  

    

  「怎麼了?リーダー?」松本問。  

    

  而大野幾乎在松本開口說完的瞬間插上自己的答案,「潤くん,付き合ってもらえる?」語畢,還附上了稍嫌憨傻的笑容。刷刷刷——瞬間三道視線都飄了過來,他聽見game over的音效,還有紙張大聲折弄的聲音,看來嵐的隊長不只嚇到了一個人。  

  當然松本更傾向把這句話解讀成另外一個意思,他反問對方,「好啊、想要我陪你去哪裡?」最後大野滿臉嫌棄讓松本覺得有些受傷,好像一切都是他的錯一樣,但誰知道究竟是怎樣啊?  

    

  眼看松本待在廁所快要半小時了,再不出去沒準整棟大樓好陣子都要在傳播著『嵐的成員目前正苦於便秘』的謠言,其中一個迷你松本憤而舉手發言——也許他真的是想跟你交往?  

  講台上的老師也是松本的模樣,他的白大褂晃了晃,把眼鏡推回原處。「怎麼可能啊。」他斬釘截鐵,擺擺手,「肯定是在開玩笑啦。」  

    

  喔,居然不知不覺結案了。松本逃避現實的匆匆走出廁所。

  

    

  “The second time.”  

    

  腦內會議再開。  

    

  迷你松本圍成一個圈圈,浣熊布偶裝出現在中央,他舉著的牌子上面用著可愛的字體這麼寫著:請問大野智真的是在開玩笑嗎?語尾還帶上了個粉紅色的心型符號。討論的聲音此起彼落地響起,卻跟之前一樣沒人願意馬上發言。

  哎呀,今天又是怎麼了?有人小聲發問著,然後浣熊把手上的牌子轉了圈,背面寫著:松本又被大野告白啦!

  明明間隔不到兩天,這次是在販賣機前被大野抓了正著,他在松本投完錢後正想要按下咖啡按鈕的時候,搶先按了鳳梨汁。喀噹,黃色包裝的鐵鋁罐掉下,緊接著松本帶有些微怒氣的『喂』迴盪在狹長的走廊上。

  

  大野頂著無辜的表情把果汁遞給松本,「咖啡喝那麼多不好。」然後轉身坐在一旁的長椅上,手啪答啪答打著椅面,示意對方坐下。松本遲疑了會兒,才嘆著氣順從大野的意思。

  

  「什麼事?」

  

  「沒事不能找你?」大野皺眉。

  

  「也不是這樣……」

  

  這對話頗有既視感,讓松本想起了幾年前的那個手機廣告,搖搖頭把鳳梨汁塞進大野手裡,起身再給自己買了罐含糖咖啡。這次大野沒有上來給他添亂,只是在原位嘟著嘴,跟松本的姪女準備開始鬧脾氣的模樣像得不得了。

  

  到底又怎麼啦?松本喝下咖啡,無奈想到,真是一個頭兩個大。然後看著大野有些濕潤的雙眼抬頭起來望著松本,潤くん真的覺得我前天的話是那個意思嗎?他問,簡直沒頭沒尾。

  但是好歹也是十幾年的相處,何況自己也是當事人,松本馬上反應過來。「不然還能有什麼?」他清清喉嚨故作鎮定,把問題拋了回去,可內心卻是萬馬奔騰,心臟劇烈地像是當初在跳stay gold一樣。

   然而遠處工作人員的聲音把兩人的對話打斷,大野還沒說出任何一字就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二宮拖走了,在節目之後也沒能再對上話。

  

  聽完整個過程,其中一個迷你松本站了起來,「這樣看來沒有被告白?」他抱著胸,「說不定只是リーダー計劃的一部分?這可能是什麼新的整人遊戲?」

  浣熊聞言沉默了,盡而延伸到整個世界都寂靜了起來,許久他才舉起牌子——估計還是在開玩笑吧。

  只是後面不知道為什麼是個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

  “The third time.” 

  午餐時間,松本把二宮叫去角落,他塞給對方一個限量版的公仔。在貓唇男人半狐疑半驚喜之下,用著氣音問著:「ニノ,你覺得リーダー最近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啊?」

  

  二宮在聽到這個問題之後的表情帶著略為尷尬,「這事你別問我,我立場敏感,不開放賄賂拿攻略的!」他把公仔緊緊抱在懷裡,三兩併步逃離松本的掌控中。他要離開的時候丟下一句話:J、我就偷偷告訴你一點,大叔會怪怪的你可是最大原因喔。

  

  咦?什麼跟什麼?先不吐槽用『偷偷』這個詞,結果聲音大的跟什麼一樣。都拿走公仔了這還叫不收賄賂啊?松本感覺到有點洩氣,這算什麼好朋友,那個當年比他高、很照顧他的二宮和也到底跑到哪裡去了?但是還算對方好心,至少懂得提哪個壺出來。松本晃晃腦袋,拐彎走進廁所內。

  

  又來——

  

  迷你松本們開始暴動,他們不能了解他們的主人三番兩次把他們叫出來卻都在討論這種雞毛小蒜的事情,討論就算了還都沒什麼結果。二話不說便群群簇擁上去,把正牌松本擠得唉唉叫。

  

  「好了,你們都歇歇吧。」突然有個熟悉的聲音從後頭傳來,從那些二頭身中間,松本看清來者。Love so sweet的前奏馬上響起,那是坐在紅沙發上的道明寺司。

  也許是角色性格的關係,這個氣場讓大家瞬間安靜下來,乖乖地圍在松本旁邊。松本看著曾經詮釋的人物緩緩向自己走來,他們四目相交,「你明明就喜歡為什麼非得拒絕呢?」道明寺問。

  

  「你在說什麼?」

  

  「別裝傻了,你就是喜歡那個大野智。」

  

  松本傻眼,「我並沒——」

  

  道明寺舉起了雙手,朝兩旁揮一揮,迷你松本們開始整齊劃一的喊著——告白!告白!

  聲勢壯大的小奶音讓松本臉色通紅。

  

  那還是紅遍日本半邊天的當代偶像團體成員之一的松本第一次從公廁落荒而逃。

  

  “The last time.”

  

  逃得狼狽就算了還被當事人捉到,電視台公司的頂樓上大野跟松本兩人撐著欄杆把東京的夜景納入眼底,晚風吹拂卻還是稍嫌悶熱。他們手上一人一瓶可樂,各占了個位置不發一語。

  

  「潤くん……」大野的聲音幽幽地傳來,他往旁邊靠近了一些。

  

  松本瞪著底下底下車潮來往,光線交錯,車燈跟路燈形成橘黃色的弧度。很慢時間才注意到對方的叫聲,慢了幾拍的回應得到對方不滿意的表情,慌亂間他甚至沒注意到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距離只剩下一個手臂的寬度。

  

  慢慢地,慢慢地。

  

  唇上的溫度讓所有都暫停了,松本能聞到大野身上的香水味,和自己的。

  可樂雙雙掉在地上,兩人的身影重疊在一起。以擁吻代替了告白,還真是毫無正常程序可言。

  

  腦內的迷你松本們紛紛遮住自己的眼睛。

  





  情人節是特別的,所以我選擇這樣的方式來祝福各位。

  那下次有緣再見。

评论(7)
热度(106)

© 成為鯨魚 | Powered by LOFTER